这条贱命

我就在这里,等着去死。

没有爱心包容不喜欢的人,敢惹我我就剁碎你。

荀蓁超帅的x

荀蓁.:

#819福州夏日祭筑梦展#


"我是为了守护这景象才存在的。"
"恶党,你呢?"

"为了此刻。"

设定:清老师@Limpid__Luster 
元帅雷:荀蓁
逝者安:骸戮@这条贱命 
摄影:央森
后期:骸戮
妆面:雷狮:球爷 安迷修:自理
服装:雨轩@kira雨轩 

赶在清老师撤回授权之前拿下了装备,已经升天了!
安迷修真香!

400fo惹!

考虑不考虑抽选点文还有点画啊【x】
安受向任意cp绘画,从评论区抽一个画,零评我哭哭

点文可选:

性感骑士安营救美丽公主狮,新婚之夜反被日
ASMR主播狮狮×黄油配音演员【迷弟】安安同居
邪恶嚣张幸存者狮和可爱清纯小丧尸安迷修的故事
虎鲸狮咬坏驯养员安安的紧身训练服为哪般!
纹身狮与芭蕾舞者安的前世今生
画家安安与他的猫咪狮
路人安time:
年下幼驯染品尝美丽冰淇淋安
黑触手和他的魔导士安安 相处的日常
某个男妓的故事

"一眼万年"

在沙场上冲锋陷阵、英勇拼杀的骑士长给予帝国君王的一督却在对方眼中成了惊鸿一瞥,在马背上驰骋着的骑士长的一举一动都撩拨着男人的心。

“红色倒是挺适合他的。”

如果不是安迷修一直在谈和时用想把雷狮削成刀削面的眼神看着他,那么谈和的气氛还算是融洽。懂得读脸色的老国王雷狮对安迷修的长久注视下颇懂事理的将骑士长连同着土地一同赠送给了雷狮。送出去的东西自然是回不来的——老国王自然我也这种心理准备。自己曾经的骑士长成为了敌国的王后回来看他,就是他没有想到过的日后谈了

君王狮×战败国送来的骑士长安的,前景剧情【?】

【雷安】叫老公

*没啥营养的现pa幼驯染双大学生设定。同设定:牙膏沫

*没有逻辑,only小情侣腻歪。

如果OK☞
  
——

"这可真够折磨人的。"
  
雷狮有点郁闷。

从九岁到十九岁生日,雷狮追了安迷修整整十年。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本着"喜欢哪个人就多挑挑事儿吸引他注意"的小学男生追人精神,他最终还是在二人的唇枪舌战永不停息的青春逝去之前将感情方面缺了根筋的安某先生"追"到了手——毕竟,先明确的告白还打了个直球的是安迷修。

难得的本着知足常乐的心情享受了三个月后,雷狮才终于在卡米尔的无心之谈中意识到,他和安迷修交往前与交往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他们二人交往后,依旧是安迷修做好了便当和早饭叫雷狮起床,雷狮负责骑摩托载人上学,晚上两个人一起回家,由安迷修做饭收拾家务、催雷狮按点睡觉的日常。唯一的改变似乎只有交往后二人再也没动过手闹过。爱情的因子磨去了二人往昔争锋相对时生出的棱角,争吵最终都像他们在一起般理所当然的向着平和的日常让了步。

安迷修的青涩情愫和似乎同他的泪腺一般异于常人的发达。光是牵着手在校园里逛都能让他的耳朵红个透,更别提被认识的人打个趣时他的模样了——那一张俊生生的脸居然连同脖子一并红成了煮熟的虾子,从雷狮的角度向下看,有时还能窥见白衬衫遮掩下起起伏伏的胸膛和挺立的乳珠,看起来霎时诱人。只可惜,他摸不到。

两个人都已经交往了三个月都还停留在牵牵小手的阶段,这对于雷狮而言无疑是一种折磨。情到深处自然连同着下半身也想到深处,对自己的伴侣产生需求是对正常人而言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但每每雷狮想要去吻安迷修,都会在亲到前被猛地用手挡下。诚然,安迷修并不排斥与雷狮接吻以及满足对方的生理需求,但他终究还是过不去心里头那道坎。

一个吻意味着什么?对大多数人而言,一个吻只是一个吻,顶多算是纯粹的表达爱意,不会再有其他方面的延伸。可没有任何感情经验的安迷修先生却因为曾看过的诸多作品情不自禁的在不该浮想联翩的地方平生出了诸多幻想——没办法,毕竟雷狮过去的恶劣行际是有目共睹的。每每雷狮的脸庞向他凑近,他就会紧张的闭起眼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必然。但显然身体比人诚实,等回过神睁开眼时,那双满是无奈的紫眼睛就连同着柔软的嘴唇一并被他的手掌拦住了。

磨炼感情的道路总是充满坎坷的,但谁能想到这一跌倒就是三个月都爬不起来?愁到最后雷狮就放弃去瞅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归了靠手度日的生活,而换了其他的方式来和他的小男友调情。

但没想到这个方法还真的有用——至少雷狮第一次亲到了安迷修。

"我说,安迷修——"

"有什么事快说,在下的论文还没写完……"

安迷修的字和他本人一般端正漂亮,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钢笔写出来的行楷生的像是裱装在画框中的艺术品,。即使到了大学,比起有手提电脑先打底稿,他还是更偏向于手写。此时也不例外,刚洗完澡的男人带着潮气的棕发看起来依旧是一副软软蓬蓬的模样,他正穿着一件卖的过大的卫衣,抱着雷狮送他的大的玩偶窝在桌子边写写停停。

在雷狮的眼里,无论是卫衣下头那两条裸露着的充满肉欲的大腿,还是那人微微鼓着脸颊蹙眉思考的模样,都可爱的过分。但现在的他也只能看着解解馋。雷狮抬了抬腿从床上翻了起来,双臂抱胸靠在椅子旁边盯着自己的小情人沉迷学习。在人的芳心上纵了一把火的安迷修先生自然是没有那个自觉的,只觉得被盯的愈发脊背发凉便草草停了笔。

"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安迷修。"

"叫声老公来听听。"

安迷修差点没把手上转着的笔甩出去。

"不是,雷狮,你脑子没坏吧。你再说一遍?"

"我叫你叫声老公来听听,别的小情侣不都挺经常这样甜甜蜜蜜的叫的吗?还是说你更乐意在床上叫?啧啧,真没看出来……"

懂雷狮如安迷修,相处了十年雷狮脑子里塞的都是什么颜色的废料安迷修也不是不明白。虽然感情迟钝了点儿那方面也没做过什么研究,但雷狮话里的意味他还是能懂的。伴随着猛然绯红的脸颊一闪而过的羞窘准准的撩动了雷狮心里恶劣的那根弦,他俯身将唇凑到了安迷修的耳边,轻轻嗅闻着那人发间淡淡的洗发水香,双唇抿了抿那红通通的耳尖,低语着再次发出了邀请——

"叫声老公呗?一声就行……"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一声细如蚊呐的轻唤从低垂着脑袋的人口中磕磕巴巴的发了出来。

"老、老公……"

“你说什么?安迷修,再大声点儿。”

回应雷狮的只有沉默,但在他幼稚无比的反复呼唤第二十次时,正直向上的安迷修先生面对着这黑恶势力——低头了。烧红了脖颈低垂着头颅的男人猛的抬起了脑袋自暴自弃般恶生生地咆哮吼出了一声老公,随后就和被定格了似得闭着眼睛僵在了哪里。不停加速的心跳只惹得他的脸烧的更加厉害,伴随着纤长的手指的触碰,意料之外的柔软也印上了安迷修的脸颊——雷狮阖上了眸子,轻轻的吻了吻他的脸庞。

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耳朵脖颈都红了个透的安迷修将脸颊死死的埋在了枕头里,平日里招摇无比的那根呆毛似乎都因为其主人的羞窘而软趴趴的垂了下来,看起来颇为可爱。

雷狮挑了挑眉,干脆硬生生的从椅子后头挤着坐了进去。他搂着安迷修的腰,将脑袋靠在了人的背上静静地听着那加速了的心跳,也不急着把装鸵鸟的人扒拉出来,毕竟再怎么傻的鸵鸟也不会闷死自己。

"这可真够折磨人的。"

他挪了挪脑袋望了望那双红的快滴血的耳朵,嗤笑着想。

*END*

说给路人安的产出者们。

嘶……怎么说呢。

有些题材即使是在路人安也是不适合产出的,我希望各位文手画手老师能够把握一下分寸…

创作是自由的,同人作品也属于创作,你要怎么写、写什么内容,都是自由的。但是你的创作的题材是否可以拿出来放在一个公共的平台,以及创作你的带来的、需要承担的后果,请各位在产出和发布之前都思考清楚。

人们都在说要把人和圈子划分开,但是在有的人眼里一个人犯了错就等于这个圈子都乌烟瘴气。这是他们的问题,但还是要强调一点,各位选择题材进行创作并发布时请务必再三思考、多加小心。

以上。

雪豹安。最近喜欢幼一点的,所以大概是未成年雪豹安吧

Fucking Android[为方便自己做的脑洞整理]
脑洞1 /脑洞2

有点糊,颜色在p2

我放弃了。反正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容。没有预警,在尝试不同画风所以1p到2p画风突变。2p差不多是原来的画风吧……。
1p未成年安兔兔内衣。2p黑触手×他家的那个安

黑触手的脑洞
相关:触手君×双性魔导师安。《缠》

长期置顶

骸戮,脾气其实还挺爆爆的。嗜好为包括RG在内的各色R级作品。

支持绝对的创作自由,认为开小号不敢承认自己所作所为的人十分可悲。

不会再做任何all安tag相关产出,被双标狗恶心到了。

不交友,不喜欢搭理人,除非你特别可爱我可能搭理搭理你。对太太没有兴趣,谁也不会信任。不怎么进行产出的平凡苟活之人,取fo随意,我累了。

五百年后我会写的

觉得在伊甸园里"工作"的仿生人安也很好,我能包夜。虽然那种机型应该普通人也能买回家的吧……被从垃圾场捡回去的为觉醒安安也好,修复他给予他多种功能,给他编程让他能拥有触感和快『。』感。

Fucking Android.
想看安安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曲解了意思,黄灯一秒选择性遗忘了自己是拼凑起来的歪着头和男人说自己没有那个功能……多可爱啊。

还想看被男人叫去一起看恐怖电影,被搂在怀里就乖乖待着,结果被jump scare吓得一会灯灯红一下一会灯灯红一下。

还有什么,做饭的时候被男人摸屁股啦,刚开始黄灯次数多了会变红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