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贱命

真想快点死去

【路人安&触手安】‖R18‖缠

*200fo点文,幸运儿 @那那九 ,特殊点文环节产物。
*没有任何逻辑的架空魔法大陆设定,有微量剧情和分散全篇的车。全文1.5w+,外链挂了要及时提醒我。随便看看吧。
*触手安警告,有并不是很明显(?)的感情线,有安单箭头雷的雷安要素。上半身是男性【拟态】下半身是触手的无性别触手君,和双性魔导师安安,有强制+触手+产卵的dirty play预警。
*手机的LOFTER排版真的好累,我再也不随便试水这种技术了。

如果OK☞
  
  
*

怪你过分美丽。

怪你过分出众。

  
怪人,各有私欲。

*

 
夜晚的L .R酒吧总属于喧闹。【下文走外链】

*

魔物见过所有人们常见的事物。

"安迷修,我亲爱的主,你和他们不一样。"

死亡。

"你是一只天鹅。"

平原。

"永远美丽、骄傲、坚强的天鹅。"

笨拙的黎明。

魔物阖上了眸子,替魔导师缓缓系好脖颈前的丝带。他微微欠了欠身行了个礼,抬起头时,却撞入了安迷修那双波光粼粼的眸中。

以及,迷人的星辰。

他们已经相识有一年左右了。新年的国宴需要大魔导师来主持,这是安迷修第一次在男人面前穿起传统的盛装。拖他的福,男人也得到了一身华美的礼服,俊郎的面庞上难免因为心情好挂上了些许笑容,惹得安迷修有几分情不自禁的新缠。

两套衣服刚到手的时候,男人说安迷修穿这身都好看的有些过分了。现在看来,男人穿起正装也一样。

"怎么了吗?今天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魔物望着魔导师逐渐泛红的耳尖挑了挑眉。男人轻挑的吹了声口哨试图逗逗他玩儿,却并没有换来安迷修以往嗔怒般的瞪视。他只是红着脸,一步步的靠近了魔物。

但除了卡斯特帝国最年轻的魔导师的脸庞外

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魔物的脸颊上。安迷修垫着脚尖拥抱着他,像是要用一个拥抱将魔物沉积在脊梁中的苦痛都消融尽似得。他只是静静地拥抱着,感受着魔物一点点收拢的臂膀带来的感觉。

他什么也未曾铭记
 
 
"你再溺着,就要错过国宴开幕喽,我亲爱的主。"

"?!那你倒是快点带在下过去啊!"
 
 
* END*

【雷安】牙膏沫

*特别声明本篇文章被恶意刷了差不多200的热度,请以所看到的热度减去两百来看待。*

*没啥营养的现pa幼驯染双大学生设定。
*没有逻辑,only小情侣腻歪,没有理由的酿酿酱酱。

如果OK☞
  
——

"他真像是我的原罪。"

安迷修觉得自己像是养坏了个孩子。

从十岁到二十岁,他和雷狮相处了十年。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十年的时间其中大半的时间都被他花在与雷狮针锋相对上,可剩下大半的时间他却没敌过自己的心,白白耗在对对方死心塌地的单相思上。磕磕绊绊走了十多年,学习优异但却在感情方面格外愚钝的安迷修先生似乎才终于明白了"主动"两个字要如何去表述——涨红的脖颈,紧闭的双眸,因紧张而加快了起伏频率的胸膛,殊不知对方也抱着和自己想同的情愫。当往日绮丽的幻想成了事实,雷狮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他们在一起的理所应当,上了大学后,安迷修还是在雷狮的教唆下选择了搬出去租房子同居。之所以说"养坏",是因为被安迷修处处好生供养快活似神仙的雷狮大爷身上有一股子洗脱不去的幼稚气儿,却幼稚完全不在正常的孩子幼稚的点上。

雷狮第一次吻去安迷修唇角边的牙膏沫时,他们才刚同居不久。安迷修才刚刚克服"除了牵手外不许做其他事的"心理障碍,他们在一起的大多数时间仍旧还是和交往前半斤八两——雷狮搂着他打游戏,或者,他靠着雷狮写论文。

那一天的晚上,安迷修换了一支新买的薄荷味牙膏,刚刚洗漱完头发还滴着就出去催在打游戏的雷狮洗澡了。听见安迷修在叫他,雷狮自然是下意识的便转过了头去,目光却正好撞上了那浸过冷水后变得水光淋漓的软唇。

安迷修的唇色并算不上浓艳,却在刷了牙后变得有些红艳艳的媚人,唇角边还残存着两三点白色的牙膏沫,大抵是他忘了擦了。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位置,当安迷修趴到沙发背上时,雷狮依旧直勾勾的盯着他。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也没动,手上的游戏却没再打了,脑子里满当当的都是安迷修刚刚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唇。

他有点想吻他了。

安迷修实在太过矜持,从交往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别说是接吻了,就连他单方面的吻到安迷修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每每雷狮要吻他的时候,他总爱抬起手来挡。殊不知欲拒却还的动作与日俱增的成了灼烧尽少年心思的原罪。
 
所以雷狮也确实这么做了。

"安迷修。"

"嗯?"

"我想亲你。"

还没等安迷修回答,雷狮单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吻上了他。

不像往日里他给人的侵略性极强的张扬感,雷狮吻得直白却又很温吞。他轻轻的咬了咬安迷修那双勾了他的心半天的红唇,用舌头撬开紧闭的唇缝刮蹭他湿热的口腔内壁。软舌仔细地描绘着安迷修舌尖的形状,搅动着勾勒出一颗颗贝齿。

他吻了很长时间,而安迷修也没有反抗。当他被吻得头晕乎乎、双腿发软的时候,雷狮却没有了他想象中的下一步行为。他只是探出了舌舔去了安迷修唇角边残存的白沫,还砸吧砸吧了嘴挑着眉感叹了一句——

"薄荷味的牙膏味道不错。"

——当然,他得到的回应只有涨红了脸的安迷修质疑他脑子里是否有汹涌的水涛声的一记轻敲。

显然这只是第一次。之后安迷修用的牙膏全都是由雷狮挑着买的。从正常的薄荷味成人牙膏歪到水果味儿童营养牙膏似乎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幼稚的雷某先生对于品尝爱人唇齿间与其相称的甜味乐此不疲。但,伴随着感情的与日俱增,一个单纯的吻显然是再也填不满狮子的肚子了。

"早知道当初不该惯着他的。"

后知后觉的安迷修先生有些懊恼的将脸深深埋入了柔软的枕头中,残存的酥麻依旧让他情不自禁的战颤着。雷狮将青春与雄性荷尔蒙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征服了还大他一岁的男人的身心。从十岁到二十岁,安迷修忍让娇惯了雷狮的轻狂十年,同样的也在无意中蓄养起了无法拒绝雷狮大多数并不算过火的请求的习惯。他并非不渴盼恋人的怀抱,一切来的理所应当,他乐意坦然相迎。

此刻,尝够了甜头的人在一旁揽着他的腰睡的老香。安迷修侧过头去,他楞楞的望着雷狮的脸庞发呆。男人脸颊上明晃晃的一圈牙印显然是他们俩幼稚的比赛谁留下的咬痕多的结果,目光再往下移,脖颈、肩膀……刚发生不久的事儿再在头脑中过一遍仍然让安迷修觉得脸红心跳的难堪。他叹了口气,自暴自弃般将自己往对方的怀里塞了塞,静静地听着男人与自己同调的心跳。

安迷修还是觉得自己像是养坏了一个孩子。

但…

他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END*

安迷修,比起说他是秩序善良,我更觉得他是混乱善良。

我所认定的正义即是正义,铲除一切我认为的邪恶,让世界充斥满我认为的正义就好了。☜这样的感觉,但是他的善恶观又和大众的善恶观几乎无异,所以看起来像是"守序"的这种感觉……。

只要执行着骑士道救赎大多数的人,只要还是在执行"正义"。无论死多少"恶人",自己受伤多少次、奉献多少次,都没有关系。

一定要我写纯大赛背景的雷安话,说不定没办法没办法写出甜味的东西呢(。。)

图透、试阅,完整全文将在6.20前放出,做为点文,也算自己的生日礼物。
总之就是之前的触手使魔×双性魔导师安安的。

目前进度为7000+

开头。

脑了下教师雷和课代表安。

还想看狮狮打直球,觉得喜欢。觉得好看,没羞没躁的就直接脱口而出了。抬手撩撩对方的鬓角亲脸颊,拨开刘海吻额头,惹得情窦初开的少年羞红了脸颊给人送上一记敛了力道的敲打。安迷修所顾忌的无非不过世俗唾弃师生恋,怕雷狮因此丢了工作,但雷狮却一点也不在意,还是照样过着该过的日子。反正他有的是耐心,只不过是等他的学生不再是他的学生时才能上垒罢了。

补档,这个是手滑[。]

宵狐💜💚💙:

我真可爱,你好可爱,你再说你不会画画我一个小锤锤过去让你变成两脚兽虽然你现在也是
最后的暗示太剧透了!!!!!!

这条贱命:

  @宵狐画不出东西
昨天忘了发了[。]有点画不动的小故事,姑且你就当这是全部吧[。。]

结尾有一点关于精灵安的内容。

因为想过精灵安的很多结局,就当做是平行世界了。雷狮死去的世界和安迷修死去的世界本来应该毫无交集,但是在L.R酒吧里的特殊活动能够进行一些不一样的改变。

所以,在雷狮死去后四处旅行的安迷修,和在安迷修死去后成为海盗的雷狮,在喝酒的时候意外的因为特殊活动相遇了。而两个人一直将其当作醉酒了的幻觉,并未察觉是两个世界交集的后果。

不过也是等有空的时间再写了,怠惰。

*虎鲸雷和驯养员安

"我听不见你的话语,但我仍然消融在情爱的洋流之中。

人类与人鱼的语言并不共通。

*驯养员安安和虎鲸雷,上课摸鱼。

"碍眼。”

安迷修最后还是没能明白雷狮到底为什么会在他和另外一位驯养员交流经验的结束之后咬他,最后还是只能自认倒霉的去做了服装损坏的报备。倒是女孩打趣般的说他俩很般配的话语让他久久不能忘却。

[小白鼠]

和别人一起想的小故事,算废稿就丢这儿了,大概,因为画不动了[。]是一个雷安故事,最后只画了包括草稿在内的十几张就画不动了[。]完成度最高的是这两张……

离开了孤儿院之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温暖与爱、世界本就这般残忍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