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贱命

此世间所有情爱终将迈向别离。

所以果然没有人发现小丧尸最后一期雷狮的罐头上写的是"西撒酱"[?]


即使是末日废土,到了该下雪的时候依旧会奢侈的银装素裹。只不过,今年的雪下的格外的大。

双双穿上厚外套的雷狮和安迷修用了将近五分钟才将食品仓库大门彻底地从厚雪里刨出来。按照安排,今天的安迷修本应该乖乖在门口站岗,可他却在雷狮开门后不久便堆起了雪人。他摘掉了雷狮给他带的口罩,揉了一个小小的雪球塞到了嘴里。凉凉的、冰冰的,冻的舌头有点麻麻的发痒,小丧尸吐着舌尖儿思考了一会,随即决定用对他而言可以吃的雪团来包装一件礼物——作为给雷狮的谢礼。

于是雷狮第十三次怀疑他捡回家的不是安迷修而是多啦○梦的情况下,他得到了一把还算不错的刀。至于雪球——为了自己不闹肚子,雷狮还是选择了理智的拿了个铁桶,将其和其他的冰雪一起积攒了起来当作储备水源。

约稿,求扩。详见图

【黑雷黑安】COME TO ME(4)

*非典型狗血剧情发展。内含暴‖li,xue‖腥和肢体伤害的黑♥残♥深要素。但是不用担心,COME TO ME是是纯糖向【?】发展哦

*病态黑雷和病态黑安。把黑安当做是玩具的黑雷和心甘情愿地将痛苦当做爱情的黑安,这样的前提下,黑安和其他世界已交往的雷安的安迷修交换了。【简单来说其实是个换妻故事】

如果OK☞

——

修迷安与[雷狮]痴缠起的契机,说来倒也荒谬的惹人发笑。茫茫岁月之中的匆匆过客却被他亲手培育成了蚕食他心头与胸腔的毒蛊,这是修迷安从未料想过的。他们相识不过数月。那时的修迷安还维持着骑士所特有的装腔作势,还会将虚与委蛇的温吞含在张张合合的唇齿之间,即便[雷狮]沉着张脸与他擦身而过,他也仍旧能处变不惊地含着疏远意味极强的礼貌性微信向着人问好。

那天的赛场上下着瓢泼大雨。奔流的雨滴如同一只只面目可憎的妖精,发出凄厉而愤怒的嚎叫撕扯着地面上植株的裘衣,细小枝叶被风拖拽着在地上发出沉钝的杂音,它们被风携起飞行,可还未能翱翔上片刻,便又被狠狠摔下,砸在瘫软在乱石堆中不断喘息的青年身上。

一声犹如龙吼的嘶鸣伴随着碎石的破空之音纷沓而至,一块块夹携着元力的巨石从远处飞来,猛戾的冲向狼狈不堪的青年。他皱近了眉,吃力地用有些僵硬的指掌带动锐刃飞舞,堪堪光影将正面迎上的碎石悉数溃散,化为齑粉。可这一动作彻底让伤口不断渗血的青年脱了力,他重重地倒在嶙峋碎石之中,除了雨滴拍碎在地上的嘈杂便只能感觉到尖锐的石块没入了皮肉的疼痛与逐渐放缓的心跳——或许他就要死在这里了,伴随着空气再度被撕裂的爆鸣,修迷安阖上了眼睛。

伴随着一声电光乍响,万钧雷霆将半空中的石块全然湮灭在光芒之中,其主人极佳的控制力使得青年并未被雷击伤到分毫。一道高挑的身影从修迷安的面前一晃而过,随即便是元力兽的咆哮伴随着巨锤打断其颈椎的脆响戛然而止,巨大的兽首弹落在了本被修迷安救援却恩将仇报的参赛者脚边,他本想撒腿就跑,却在迈出步子前就被锤断了双腿。惨烈的嘶嚎伴随着巨响不断,很快就被数据纷乱的光芒掩盖而去了。

在男人向他迈开步子的第一刻带来的怦然心动感令骑士的脑袋胀痛与晕眩的更加厉害。如同走马灯般的幻影之中,他只觉得自己隐约窥见了二人将被紧紧相系的命运。失血过多造成的头晕目眩与耳鸣令修迷安在被人拎起的过程中仍旧是迷迷糊糊的,他下意识的还了手,却被男人一把擒住了手腕。像是收起了爪子的猫儿一般的攻击显然尽是徒劳,修迷安最终还是昏倒在了男人的怀抱里决定听天由命。

[雷狮]本并未打算留修迷安活口。

昏迷了的男人冰凉的、软绵绵的手脚挂在怀里的感觉令他有些无所适从。他从未有过如此柔和的去拥抱他人的经验,更别谈拥着一个同尸体般的男人的经验了。他垂下脑袋将下巴搁在了青年的发顶,单手托住了他的屁股便快速向赛场上的娱乐区赶去。被雨水冲刷的同样冰凉的手指试探着人的鼻息——虽然气息很微弱,但他怀里的人儿的确是在苟延残喘着的。他不能随意将一个从路边捡回去的玩具带回海盗团的基地,这个看起来还挺耐玩的家伙,至少要把他的伤养好……

"物品"的"价值"是由其本身的属性和人们的需要而决定的,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修迷安"惘惘于世十九年的"价值"在二者相遇的那一刻才终于像是得到了神赐般诞生的权利,[雷狮]因他顽强不灭的生命力给了他作为"特殊玩具"的权利与价值,这是在过去的19年中从未有任何人赋予过他的。给予他名字的师傅也好,对着他微笑的师兄也好,都无非不过是道貌岸然的败类。修迷安的存在从未占领过他们胸腔的任何一块领域,他们也从未给予过修迷安存在的价值或是同情怜爱。

疼痛便是爱,这种错误的观点在修迷安遇见[雷狮]之前就已深深扎根在肋骨下跳动的心脏之中。手持糖果子弹的孩子无法击穿的现实,在幼年时常常忍冻挨饿的修迷安也是无法做到的。扭曲的观念伴随着师傅的鞭笞烙入了血骨皮肉,而[雷狮]的存在无非不过是雪上加霜。若不是平行时空的交集,这种错误大抵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伴随着修迷安渡过一生吧。

到底不知是该说报应还是孽果,即使二人的相处愈发充斥满腥锈味与冰凉,修迷安仍旧会如同眷恋着初识时的那一份温暖一般眷恋着[雷狮]躺在他身侧时的热度。他自诹并非安迷修的替代品而改掉了自称抹去了习惯逃避着相似,以为自己与雷狮相遇是窥见了黎明曙光,却不知那不过是无望地狱的征兆。

——多么可笑啊。

没有得嗤笑起来的修迷安终于从头晕目眩中缓过了些许,此刻,他正倒在一堆木板和布料的残骸之中,跨越空间的转换永远令他难以适从,可伴随着次数的增多,连被与安迷修化作一物而从心底萌发的厌恶都愈发浅薄了起来。他环顾着一片狼藉的四周,很快就发现这是在他与[雷狮]的"家"的厨房门口的一米旁,虽不知道安迷修为何在交换前会倒在此处,但若真的是安迷修与[雷狮]出现了意见不和乃至于动手动脚的情况,修迷安想,他一定会没心没肺的笑起来的。

他弯了弯眼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阴黑了大半张脸的男人。[雷狮]显然正处于不悦、甚至是愤怒的情绪状态中。窥见人的突然转换,他迈向那一隅的步伐却是一滞。但很快他便将自己调节回了正常状态,把废墟里的人一拎一搂,就像是那天的大雨中他做过的那样。他轻轻的搂着怀里那具因紧张与疑惑而充斥满防备的僵硬躯体,向着餐桌走去——那里躺着刚烧好的饭菜和两副餐具,以及听着安迷修的安排而潦草布置上的花瓶与零碎的鲜花。

如果没有男人接下来的话,这大抵的确会是很愉悦的"共进晚餐"的发展。

将修迷安放到椅子上后,[雷狮]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在修迷安眼中和[雷狮]的脸有的一比的、漆黑的不能再漆黑的菜肴,并且在他复杂的眼神之中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些是给你做的,全部吃下去。"

"……"这一定是[雷狮]玩腻了要处理掉他了。

————

*TBC*

【路人安‖R18】Gift【1】

*是看起来相貌平平的农场主的男人×乳牛安。过程和设定可能不是那么舒适,但是个he,我也只能保证是个he

*最近很忙,所以啥东西都不定期更新……我只能保证不坑,就对了。

如果OK☞废文网链接走评论,我周末替换

在日暮西颓时,雷狮清点了一下今天抢掠来的战利品。也许世界上真的是有圣诞老人的,除了比平时更多的资源,他还在食物中意外的发现了一只火鸡肉罐头。

今年的圣诞节收获不错,他这么想着,屈起二指吹了声口哨。安迷修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扒拉东西了。安全屋的一隅已经堆满了安迷修捡来的"宝物",即使雷狮禁止了他再捡东西回去,他还是热衷于东捡捡西看看。不过看在今天圣诞节的份上,雷狮决定保留一下今天安迷修找到的东西作为给他的圣诞礼物。

……如果他带回的不是一棵树,雷狮的确会同意他保留的。

——

安迷修并不知道为何自己记得今天是圣诞节。雷狮并没有告诉他这一天的特殊性,但他仍旧和生前一样,选择了一份他认为很好的礼物送给了雷狮。

但好像,雷狮不是很喜欢这棵树。

他有点失落,但还是乖乖的把树种了回去

帕洛斯的嘴,骗人的鬼。

迟到了一天。

我他妈圣杯

七创社:

祝大家圣诞快乐!!!

今年的圣诞节由最后的骑士安迷修送上祝福!

这个圣诞帽的戴法,嗯,特别好。

特别针对这种情况做一个总的回复,我不想再多看到几次了…

我的回答是,不能。废文网对于我而言是很安全的网站,就算我再怎么想要服务大众我也得考虑我自身。在废文网注册一个账号有多难?我又没让你们猜高难度密码…想要吃粮自己都能有办法吃的到的吧。这种行为对于我而言很伸手党了,我不是很喜欢。。

等我弄了子博我就去搞有难度极高的密码的加废文网的二重链接。。。

【雷安】我给你看个宝贝

*现代AU,双UP主!,轻微年龄up,虽然全文没有丁点圣诞的气氛,但也算提前庆祝圣诞快乐了。

如果OK☞

——

安迷修,男,二十二岁,不抽烟不喝酒每思想积极向上每晚十二点前准时关闭直播去睡觉还顺带督促粉丝一起睡觉的AT站著名宇宙第一"矗"男的游戏区一枝花,近日干了件令所有粉丝都颇为震惊与发指的大事儿——他恋爱了。

"安迷修谈恋爱了"这一话题在安迷修发围客博公布恋情的短短几分钟后就登上了热搜榜,接踵而来的便是一堆不包括女友粉的痴情粉丝们的哭天喊地。涌入人群过多的服务器很快就被挤到卡死,最终还是没能挺得过千军过境般的粉丝攻势,足足歇菜了一晚上才被匆忙修好。

若安迷修只是和普通的小姑娘谈恋爱,那可真称不上是什么"大事儿"。毕竟这是大多数男性的正常人生走向,更何况是安迷修这种自称直男的宇宙第一大矗男。

可令无数男友粉妈妈粉以及他对象的女友粉们扼腕叹息的是,安迷修找哪家的小姑娘不好?就偏偏和另一位站在AT站顶峰的男UP雷狮在一起了?

"雷狮"这个名字,在全AT站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不仅是个长的惊天地泣鬼神的高材大学生,还是个身材极好家里有矿的富家大爷,打游戏的技术更是高超。要论芳心纵火犯,整个AT站可没有能比得过他的。平时随便甩个动态、直播开个镜头,就是一片土拨鼠嚎叫,引得无数少女尽倾倒。可偏偏他本人对谈恋爱没什么兴趣,粉丝们挤破了头争红了眼也没争到雷狮看他们一眼,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做着舔狗舔到一无所有。谁曾料想,雷狮也会有一天开着直播,怀里搂着另一个人陪小粉丝们磕唠?

这也倒真不是雷狮谈了恋爱就粉红泡泡上脑。只是安迷修向来心软,抵不过可爱的女粉丝们对他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还是劝着雷狮去宠爱宠爱他的粉丝们了。结果这一夜直播结束,"雷狮因爱和粉丝磕唠"这种神奇的话题再度蹬上了热搜榜。评论区里人山人海,言辞褒贬不一,有的人认为雷狮那晚因眼睛干涩而长皱的眉是对安迷修不爽而不看好这段恋情,有的人是羡慕安迷修能被雷狮宠爱,还有的人认为这俩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亲密,可能不久就要闹掰……这场"直播热潮"最后因为某一粉丝的出言不逊而变成了粉丝们的撕逼大赛。紧接着,很多人都打出了"我反对这门婚事的口号",要么是认为雷狮那个暴脾气不陪拥有安迷修,要么是认为安迷修配不上雷狮。对此,这两个人的态度是——没有态度。

安迷修在恋爱方面一根筋的吓人,既然和雷狮谈了恋爱,就根本不在乎别人如何谈观论道。而雷狮——也是选择了将事情交给了他那位有些技术的堂弟,让那些咋咋呼呼到处乱跳的键盘侠们享受了几天失去手机和电脑使用权的日子。

对此,安迷修毫不知情。为了缓解被粉丝们撕逼吵的一个头两个大的情况,他选择了转移注意力。但很显然,这个活动更另他苦恼。

眼看圣诞将近,AT站最近新出了个活动,名字叫做"我给你看个宝贝",一等奖是春节期间的双人七日海岛游。活动一出,就立马涌现了诸多人晒出重要富含回忆的物什的动态。当然,不乏有一部分的人晒出了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并享受到了永久封号的奖励。

安迷修之所以会为之苦恼,就是因为对他而言的"宝藏"太多了。从与各色朋友的交往到童年时期埋下的时光宝盒,每一件小事儿似乎都等成为对他而言异常重要的部分。

眼看着活动明天中午就要截止,安迷修却仍旧没有选定拿什么出来参赛。他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钻上了床,蹭到了已然熟睡的雷狮身边。

雷狮昨晚通宵打了一宿游戏,如今睡的沉的像是一头死猪,却在安迷修蹭进被窝里时仍旧下意识地伸出了手,精准无比将男人揽入了怀中。灼热的呼吸喷吐在安迷修的发顶,他抬起了眼,男人过长的睫毛就近在咫尺,伴随着富有节奏的呼吸一下一下轻轻地颤抖着。而这一望,竟使得安迷修一时收不回眼了。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机调成了静音,用颤巍巍的双手偷偷拍下了一张照片便随意打了一下滤镜在站内发了动态参赛。参赛内容终于敲定了,刚刚偷拍了雷狮的安迷修却并没有觉得轻松多少,反倒像是像是做贼心虚一般,耳尖和脸庞都烫的吓人。他晃了晃脑袋,努力把自己毛绒绒的脑袋塞入雷狮的怀中,逼迫自己不去再度回顾方才所做。却终究是辗转反侧,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堪堪入梦。

结果第二天安迷修醒来时,他的微博客和AT站一起炸了。雷狮今天难得起的比他要早,只留他一人懵懵懂懂地看着评论区和留言板上的内容。也不知道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上头全都是祝他和雷狮百年好合的消息以及哭诉被喂了一吨狗粮的痛苦的。

这是,怎么了?半梦半醒的安迷修搓了把脸,一边慢悠悠的换着衣服,一边翻着关注寻找起了雷狮的账号。很快,他便寻找到了这一夜突发粉丝爆动的导火索。

——那是一段短视频

画面中的勾着唇角的男人显然是刚从梦中清醒,深灰蓝的头发肆意的散乱蓬翘着,搭配着印着独角兽的蓝色床单,整个人身上都透露出一股令人呼吸一滞的慵懒美。他弯着眸子将手机凑的近了些,像是在诉说一个秘密一般用沙哑的声音低语道:"来,我给你们看个宝贝。"

说着。他鬼鬼祟祟的用手捏住了被子的边缘,然后猛的一掀——很遗憾,没有露出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倒是露出了一个沉睡着的棕发男人。

棕发的男人半蜷缩着窝在了对方的胸口处,他显然是睡得熟极了,叫头上的被子被撤掉也丝毫没有被惊动了的意思。窥见人的反应,本来就笑着的人那一双弯起的眸中盈着的笑意更浓了。他单手举着手机,微微侧着脑袋亲吻起了怀里那人的发顶。伴随着一声性感的低语,视频就此结束。

看完了视频的安迷修很快就羞窘地烧红了脸。雷狮拍他也就算了,还特意打上了"我给你看个宝贝"的活动tag。这下好了,除了两个人的铁粉之外,无数路人相继入坑高乎起了结婚。丢人给铁粉看也就算了,丢人给那么多新认识的小姐们看……

在安迷修冲向雷狮所在的厨房十分钟之后,雷狮又一次更新了动态。背景是一片狼藉的厨房,而照片上的棕发男人显然已经气到了模糊成一条旋风,只留下了一个棕色的影子。

而图片下方,也难得的附上了一行配字。

"今早的宝贝看够没?没看够接着给你们看看。但别想拥有他,他已经是我的了。"

————

*END*